第十一章 休夫

    第十一章 休夫 (第1/3页)

    梁州城今天发生了这么几件大事。

    首先是城内出了个“小李飞刀”,据说一个人就大破西梁军队,令那些驻扎在凉州的守军闻风丧胆,再也不敢攻打梁州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就比较喜闻乐见了,今天一早,秦府就传出话来,说秦家老爷秦大有休掉了前几天才招的赘婿。

    百姓闻言,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要说男人休妻的事在梁州城也算不上什么稀奇事,一年当中也能有个几件,但休夫的事情嘛,这是第一件,而且主角还是秦家秦雨桐,一时轰动全城。

    秦雨桐作为“梁州第一才女”,在梁州城内可谓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。

    前几天秦大有招婿入赘秦家已闹得沸沸扬扬,无数秦雨桐的拥护者听到这个消息都捶胸顿足,大叹惋惜,饶是这样,当时也没有哪家公子毛遂自荐,甘做秦家的乘龙快婿。

    为何?

    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秦家匆忙招婿是为了给秦大有顶包上战场罢了,谁会在这个档口去做冤大头?

    现在不同了,秦家休夫让他们又看到了希望,因此,听到消息的众位才子欢呼雀跃,奔走相告,简直比高中科举还要兴奋!

    而那可怜的被休掉的男人,怕是没有人在意的。

    最后一件事则是同秦家做相同酒楼生意的陆家放出消息,要为自家刚过束发之年——也就是后世十五岁的小公子招一个伴读书童。

    这则消息对于一些家境不好的书生来说也是相当诱惑,他们倒不是单单稀罕这个伴读书童的名头,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    陆家老爷陆子良擅长经商之道,跟秦大有瓜分了梁州所有的酒楼,生意做的是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陆子良老来得子,膝下虽然儿女双全,但是他本人早已过了花甲之年,眼看接近古稀,小儿子却刚过束发,女儿也不过双十年华。

    陆子良年岁已大,生意上已经做不到亲力亲为,女儿陆馥婧从豆蔻年华开始就不再读书,开始打理家中的生意。

    单论外貌,陆馥婧跟秦雨桐不相上下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